今日扶轮 fulu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今日扶轮 > 校史长廊 > 忆解放塘沽
扶轮精神:
爱国治学 钻研奋进
坚韧不拔 怀恩报效
365bet开户推荐_365bet体育在线导航_亚洲365bet比分

视频新闻 点击播放:灵辄扶轮,成才报国。

news

校史馆联系方式

姚老师:13516178908

学校联系方式

022-26274517

天津市河北区吕纬路93号

忆解放塘沽

发布时间:2019/01/15 校史长廊 浏览次数:575

塘沽(现属天津市滨海新区)是1949年1月17日解放的,至今将满七十年。当时我年满十周岁,读小学三年级,亲身经历解放塘沽战斗的点滴记忆犹新。经查阅有关平津战役史料对那场战斗有了进一步了解。我把自己的经历联系史料写成此回忆文章。

我父亲是新河车站(现塘沽车站)的铁路工人,家住的铁路宿舍在北宁(现京沈)铁路南边,西距新河车站不足100米,房后离铁路约50米,南与铁路材料厂相邻,车站和材料厂都是那场战斗激烈进行的地方。

1948年11月初,我们亲眼所见从辽沈战役溃败的国民党兵乘一列列装运煤炭的敞棚车厢从山海关、唐山方向开来,停在我家房后的铁道上,一个个官兵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犹如惊弓之鸟。铁甲车(机车外面包裹着装甲,机车前后各挂几节装有枪炮塔的棚车厢),不停地游荡在我家房后的铁道上,不时还进行枪炮射击,制造恐怖气氛。

1948年12月初,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把平、津、塘分为三个防守区。塘沽防守区在陆地上集结了大量的陆军,在新港海上停泊数十艘军舰。

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分三路紧急入关。12月7日,东野指挥机关到达蓟县的孟家楼村。12月11日,毛主席为中央军委起草《关于平津战役的作战方针》要求,东野在完成对北平、天津、塘沽、唐山等地分割包围后,首先攻下塘沽,切断敌人从塘沽海上南逃的退路。东野派7、8、9、10四个纵队攻打塘沽。12月14日,攻占了塘沽北部的青坨子和宁车沽。

当东野攻占青坨子和宁车沽的消息传到我家的住地,人们预感到一场激烈的战斗就要在我们这里发生。我们院子有五间住房,常住三户人家。从18日起大家齐心在院子挖坑(约长3米、宽1.5米、深1.5米)修筑地堡,当时天寒地冻,只有简单的挖掘工具,直到20日下午坑才挖好。接着从已经无人看管的铁路材料厂运回枕木和麻袋。晚饭后,大家商量连夜给地堡盖上了枕木,并堆放上装满土的麻袋,然后又在土袋子上压上厚厚的土层,地堡就这样抢建完成。

19日东野攻占了北宁铁路的黑猪河桥,并肃清了新河车站以西敌人,占领了中心桥、胡家园等大片农村。接着准备攻打新河车站,新河船厂、铁路材料厂、新河镇战斗。

20日晚,我没有脱衣服,还是按时睡觉了。半夜父亲突然把我叫醒,就听到房后铁道上的铁甲车大炮轰鸣,震的床铺抖动。看到军舰发射的炮弹象流星一样“嗖、嗖……”连续不断地从窗前飞过,这时我赶紧爬起来,父亲给我穿上棉大衣,母亲怀里抱着刚出生三个月的小弟弟,领着我急忙钻进地堡,里面挂着一个昏暗的小煤油灯,已经挤进了十来个人,每个人只能盘腿而坐,没有伸腿的空间。地堡低矮,站立抬不起头。在地堡中听到外面炮声不断,刚进地堡时人们吓的哆哆嗦嗦,时间长了也就无所谓了。炮声稍停时,人们出来直直腰,上趟厕所。地堡外的家人给地堡里的人送些干粮,在地堡里不知黑天还是白天。我们在地堡里待了一天一夜。父亲一直留在家中不断地烧香,求佛祖保佑。

21日晚,东野部队占领了新河车站一带,解放军从我家住的宿舍西院打通隔墙来到了我们东院,招呼:“老乡们出来吧!可以回房子里睡个安稳觉了,明天早晨4点钟我们开始打塘沽,你们先到胡家园一带躲躲吧,不然的话大炮震也得震死你们了。”我见到的解放军身穿棉军衣,头戴狗皮帽子,绑着裹腿,右胳膊上系着白毛巾。听解放军话后,我们家人回到屋里睡觉了。22日凌晨2点来钟就起来收拾东西,随着一群邻居向西已经解放的农村方向走去。因为解放军告诉了很快就可以攻占塘沽,我家带的东西很简单:母亲用一条褥子裹上小弟弟,背在背后;父亲用扁担一头挑着两床棉被,另一头是半袋小站稻米。漆黑的天大队人群刚走出不远,背后远处响起了枪炮声。八点多钟我们走到胡家园铁路道口,人们肚子也饿了,到哪里去做饭?父亲认识北窑村王大爷,他治疗骨折、跌打损伤在方圆几十里相当出名。父亲带着人群中十几口投奔到王大爷家,王家有5口人:王大爷和儿子及其弟、弟媳和侄子。王家有北房4间:其中3间正房,中间是堂屋,西头住着王大爷弟弟一家3口,东头住着王大爷爷俩;西厢房是磨房。我们的到来打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到后用带来的米做饭,王大爷的弟媳给我们送来咸菜。王大爷弟弟把西屋腾给了我们,热炕让女人和小孩睡,其他男人睡在地下铺的柴草上。过几天后也没听不到塘沽解放的消息。

由于塘沽地区沟渠纵横,沼泽遍地,盐碱严重,时至寒冬海水仍不结冰,非常不利于大部队行动,重火器的展开;又因敌人顽抗及海上军舰炮火支援。塘沽市区易守难攻,我军在塘沽外围作战虽然占领了一些农村和滩地,但伤亡较大。平津战役前线司令员林彪派东野参谋长刘亚楼等实地勘察。12月29日,林彪、刘亚楼联名电告中央军委请求“缓攻塘沽,改打天津”。中央军委当即复电:“放弃攻击两沽(塘沽、大沽)计划,集中5个纵队准备夺取天津是完全正确的。”至此,确定了“不打塘沽,改打天津”这一重大决策。12月26日至31日,9、10纵相继调往攻打天津。1949年1月3日,12纵36师奉命进驻塘沽地区,布防沿海河至新河镇一线警戒敌人动向。在9、10纵撤走后,12纵抵达前,塘沽敌军于1948年12月31日趁机重新占领新河车站(驻一个排)和铁路材料厂(驻一个加强营)。

因此我们只能在王大爷家住下,好在当时北窑、胡家园一带是解放区,军代表在当地召集铁路工人报到,并发给高粱米和白菜。我和父亲推磨,把高粱米磨成高粱面,贴饼子、蒸窝头,还有白菜吃感到很满意。那时我小,在解放区生活是无忧无虑,解放军纪律严明,与老百姓相处融洽,解放军还教会我们唱“东方红”、“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和一些战斗歌曲。

1949年1月12日,12纵歼灭了驻新河车站敌军。1月15日下午3时,天津解放了。平津战役总前委命令:12纵36师和12纵35师及9纵察独7师分别在海河北南向塘沽和大沽之敌发起进攻。在接到命令的当晚我亲耳听到住北窑解放军打塘沽的动员讲话:“天津解放了,我们马上就要打塘沽,动手晚了敌人要从海上跑了,我们就连刷锅水也喝不上了。”战士们情绪高昂,动员后解放军出发了,不久就听到枪炮声响了起来。我军势如破竹,两纵所部齐头并进全面展开追击战。结果除塘沽、大沽守敌侯镜如50000余人乘船逃跑外,其余敌人被我军全部歼灭。

1949年1月17日上午5时30分,塘沽宣告解放。我们很快听到塘沽解放的消息,立即做回家的准备,襁褓中的弟弟因为几天前发烧不退,后来又抽风,在我们返家的那天,弟弟死了,把弟弟就地埋葬在北窑。父亲和一些大人打前站,先回家了。10点多钟,我和母亲以及邻居妇女、小孩也动身沿铁道线往回走,半路上还遇到敌机扫射,我们只好停下来在铁道边趴下来隐蔽,待飞机飞走后再继续前进。路上还怕踩上地雷,所以尽量靠近铁轨走,总之走路格外小心。

回到家后,从国民党兵的地堡里找回了火炉,认回了我家的被褥、锅、碗、瓢、勺等炊具,又重新开始了简陋的生活。

塘沽解放的第12天(1月29日)是春节,为让铁路工人过好解放后的第一个春节,军管会给每家发了两袋缴获的库存面粉,还发了白菜,保证家家年夜吃上饺子。

过春节放鞭炮是男孩不可或却的项目,战后我们家周围随处可见成堆的子弹,我们学会了拆卸子弹,方法是:把弹头插进墙缝中,用手一撅弹壳,弹头就掉了,我们把弹壳中的火药倒进瓶子中。春节期间我们就是把火药用纸包成小包,当烟火点着玩,这样度过春节之夜别有一番风趣。

作者简介

孙连山 ??高级工程师,1938年9月生于新河赵家地,1946年入新河扶轮小学,1952-1958年天津铁中。

1963年于北京工业学院(现北京理工大学)导弹控制系统设计专业毕业,分配到空军第一研究所入伍,从事航空军械研究工作。在位工作36年,参加过31项课题和任务,获全国科学大会奖一项、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军队科技进步一、二等奖三项。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次。

1987年出席全军英模代表会议、中共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1991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1999年6月批准退休。2008年移交北京市丰台区军队离退休干部第十九休养所。